位置:湛江新闻网 > 财经分析 > 正文 >

共享单车下沉遇险:这几个城市就是搞不定

2020年09月11日 01:15来源:未知手机版

4933游戏盒,java编程软件,中国驾驶员学习网

共享单车的诞生,解决了城市居民短途出行的最后一公里问题。

而随着共享单车平台之间竞争的加剧,下沉市场也被进一步挖掘,各品牌都在不断向三四线城市渗透,有的是局部求生,有的则是希望一统江湖。

据相关数据显示,国内有70%的共享单车都投放到了一线城市,下沉市场已经成为兵家必争之地。但是,共享单车在下沉市场的落地与发展也充满了艰难险阻。今年七月底,南充市南部县城上千辆共享单车被出租车司机拖到城边;八月中下旬,有黄冈市民反映一些出租车司机将共享单车拉至郊外堆放。实际上早在去年七月份,浏阳就有出租车司机将共享单车“拉”至郊区丢弃。

在被“其他行业”怨愤的同时,部分三四线城市有关部门也开始加大整治共享单车的力度。今年八月中旬,汕头几家共享单车、助力车的品牌陆续发布公告,称共享助力车、共享单车要陆续回仓、保养;9月3日,江门市要求哈啰、美团等平台全部回收投放的共享电动自行车,共享单车的命运也岌岌可危……

为何这些共享单车到了下沉市场后,就经常成为扰乱交通秩序的代名词?三、四线城市的居民,距离共享单车自由还有多长的路要走?

迥异命运的共享单车

“共享单车在一线城市和三线城市的功能和价值,是有挺大区别的。”

聊及共享单车的话题,今年春节前刚从深圳辞职回老家汕头发展的李晓柏深有感触。

他告诉懂懂笔记,在深圳工作时,自己所在的公司在南山大冲,而租的房子在罗湖草埔。尽管大冲附近有高新园地铁站,但他回家时无论坐到草埔站还是水贝站,都要步行超过一公里才能到家。因此,除了地铁站骑乘共享单车就成了常态,可以说他在深圳的这几年日常生活已经离不开共享单车了。

“回到汕头之后,才发现共享单车不仅仅是解决了最后一公里的问题。”李晓柏表示,最近几年汕头公共交通有了明显的进步,部分热门线路班次增加,也投放了大量纯电动大巴运营。但作为没有地铁的三线城市,他从家里(汕樟路)到嵩山路上班基本都要步行一公里才能搭乘公车,如果坐公车则需要转两趟。

鉴于城市公共交通规划并不完善,加上通勤的路程只有五公里,他也开始骑行共享单车上下班,“出门小区门口就能扫码,骑行速度快的话到公司才二十多分钟。”

由于汕头还投放了共享电单车,李晓柏和公司的部分同事平时如果碰到电单车,都会直接骑行通勤上班或回家。李晓柏表示,共享单车、共享电单车对三线城市的居民而言,并不只是解决通勤最后一公里那么简单,几乎可以说是市民通勤的刚需。

有了共享单车之后,市民短途出行无需提前规划公车线路,也无需苦苦等待公车甚至频繁转乘,扫码骑一台共享单车是最方便的,“单位有几位住在河源的同事也表示,他们出门骑行共享单车比搭公车、打出租、叫网约车都方便。”

但是从8月中旬开始,市里的哈啰、青桔等共享单车品牌却突然发布公告,表示共享单车要全部回仓和保养。也就是说,他突然骑不到单车了,这让他感到极大的不便。

既然共享单车、共享电单车已经成为部分三、四线城市居民出行的刚需工具,那么为何这些“工具”在很多下沉市场的发展仍频频受阻呢?

下沉市场挑战多样

“有的(共享单车)品牌进驻,有的退场,反反复复,各种原因都有啦。”

吴华(化名)曾是信阳某全国性共享单车品牌的维养负责人。他告诉懂懂笔记,国内有许多三、四线城市都和信阳一样,曾经出现过大量的共享单车,但一段时间后又因为品牌战略调整撤出。

吴华认为,共享单车在下沉市场运营的最大难点,莫过于高昂的维养和损耗成本。虽然共享单车投放方便了市民出行,但同时也成为网约车、出租车从业者甚至无牌无证摩的“眼中钉肉中刺”。

本文地址:http://www.880759.com/caijingfenxi/27849.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