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湛江新闻网 > 时尚潮流 > 正文 >

广东徐闻恶势力控制北运菜市场逼走菜商

2020年01月11日 13:29来源:未知手机版

太空步移动电源,龙城国际,若

南方农村报讯:年终岁末,正是广东省徐闻县冬种北运菜大量上市时节。乡村田野一片繁忙,在各村的收购点,工人们正忙着分拣瓜菜,包装成件,装载到即将北运的大货车上。

然而,在繁荣的表象背后,与北运菜交易同气连枝的包装市场却是暗流涌动。

包装纸箱 价升一倍

1月20日,1个电话让收购商王远东决定取消到徐闻南山镇槟榔村收购泡椒的计划。来电称,看在王远东多年在槟榔村收菜的份上,允许王远东继续用自己的专用包装箱,但每个纸箱的收费标准从原来的0.2元增加至0.4元,否则王就别想进槟榔村收菜。包装箱涨价的理由是王远东的收购量太大,影响了他们的包装销量,如果按原先每个包装箱收费0.2元的标准,手下的“弟兄们”都得喝西北风。

“这简直就是抢劫。”王远东非常愤怒,但却很无奈。电话那头,是控制着槟榔村包装市场的“村霸”,收购商要想在槟榔村收菜,都必须用对方提供的高价包装箱,否则就会受到百般刁难,要么不能进村收菜,要么“菜装上了车,却出不了村”。

“这种现象不只出现在槟榔村。”王远东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在该县南山镇以及多个乡镇等北运菜主要产地,到处可见大大小小的交易市场,但市场多被私人控制和操纵。当地媒体也曾报道,这些人一般圈地为界,如果在他的地盘收购农产品,必须用其提供的纸箱或竹篓包装瓜菜,如果收购商用自己的包装,他们会指使人恐吓工人,殴打收购商,毁坏包装箱,甚至砸坏车辆和收购棚。

2009年12月27日,来自安徽的辣椒收购商梁某申在徐闻县南山镇长乐村收购辣椒时,就因为事先没有购买该村包装经营点的包装箱而遭到6名男子围殴,致身体多处受伤而昏迷,被送往徐闻县第二人民医院抢救。

“实际上他们的包装也是从各地纸箱厂购置的,但他们坐地起价,比方说,同样一种叫“西生菜”的包装,他们卖5元/个,而去包装厂进货只要3.8元/个。”谈起包装,湖北收购商杜明愤慨不已,“村霸”提供的包装不仅价格高、质量参差不齐,有时候甚至拿旧箱、烂箱滥竽充数。

南方农村报记者在槟榔村、博爱村收购点以及该县包装厂等地通过多个渠道了解到,各个收购点不同规格的包装箱均比包装厂的价格高出不少,多数差价超过1元/个。当南方农村报记者以收购商的身份问及能否用自己的包装时,工人们的回答非常简单且出奇的一致:“他们不会让你拉进来(进村收菜)的”。一位浙江收购商更是情绪激动:“用自己的包装?试试看,那帮人打断你的腿。”

据收购点工人透露,柯明是槟榔村包装经营档口的其中一个股东,当南方农村报记者致电其是否卖包装时,他称自己“不卖包装,只是在家种田。”随后记者以客商身份再致电柯明询问是否有包装卖时,他称要包装的话直接去槟榔村管区拿,规格不同价格也不同。

杜明介绍,那些包装经营档口大多未取得合法营业执照,价格多少全由他们自己说了算,按理说,这种包装箱的行业利润一般为0.2元/个,而他们从中赚取的利润超过1元/个,堪称暴利。他给南方农村报记者算了一笔账,以泡椒为例,一般的长途货车每辆能装4万斤左右,需要包装箱约1300个,因此,每车货至少需要多支付包装成本1300元,徐闻每天发货数量大约130车,也就是说“村霸”们每天赚取的利润超过15万元。2008年,仅槟榔村,“村霸”们从包装上就获利300万元。

市场管理 私人承包

不少收购商反映,徐闻农产品市场被恶势力控制已有三四年,王远东认为正是从政府投建的徐闻县农产品交易市场承包给私人后开始的。

据徐闻县农产品交易市场中心主任邓奇文介绍,徐闻县农产品交易市场于2001年5月开始运作以来,一直由徐闻县市场物业管理局管理,2006年5月,该市场承包给了原本在该县工商局上班的陈大纲,陈大纲接管市场后,又从社会上召集一些人管理市场,陈本人也不再到工商局上班。至于为何将市场承包给私人,邓奇文则含糊其辞:“不太清楚,估计有什么内幕吧。”

本文地址:http://www.880759.com/shishangchaoliu/16302.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