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湛江新闻网 > 时尚潮流 > 正文 >

广东徐闻恶势力控制北运菜市场逼走菜商(2)

2020年01月11日 13:29来源:未知手机版

太空步移动电源,龙城国际,若

徐闻县市场物业管理局局长刘继文则解释,由于拖欠承包商高利息欠款,2006年以合作的形式将市场承包给私人管理,盈利收入用于还债,但近几年已完全放手交给私人打理。

常年在徐闻收菜的王远东详细描述了市场的变迁,该市场正式运行后,一度成为该县农产品交易中心,全县的农产品都向市场汇聚,各地收购商纷纷抢租档口设点收购,市场极为繁荣,与现在的萧条景象相比简直天上地下,“那时收购商和农户进入市场都得排队,堆积的货物甚至把走道都堵满了。”

市场在政府管理期间也有四五家出售包装的档口,大家公平竞争,收购商自己的包装也可随便出入市场。市场承包给私人后,一切都变了。

“据说该市场曾经有8-10个股东。”王远东说,最初他们通过暴力手段将几个经营包装生意的档口赶出市场,然后自己一家独大,接管了整个市场的包装生意,并且随意抬价以牟取暴利。

因不堪忍受高昂包装成本,收购商纷纷转移至乡下设点收购,政府花费上亿元兴建的市场逐渐沦为“面子工程”,记者在现场也发现,不少档口已闲置,部分甚至改成了冷库,正常运作的档口寥寥无几,市场内的货车也屈指可数。

而实际上,菜商下乡收菜同样遭遇类似问题,南山镇等各地“村霸”学到了同样的招数,包装垄断现象从县城蔓延到村庄。

“能在徐闻收菜的收购商都是老江湖。”王远东感叹,一般的收购商由于不懂规矩,往往都要吃亏,甚至财货两空,“很多新来的收购商前几天还在,今天就不来了”。

事实上,这些走南闯北的收购商也并非软柿子,杜明就曾联合多名收购商向当地政府部门反映,甚至采取请愿的方式。但该县工商局办公室负责人则称,尚没有接到任何客商及农户投诉,不是很清楚。

接手梁某申被殴案件的徐闻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谢成荣表示,徐闻县包装市场确实存在强迫交易的行为,该市场应由监管流通领域的工商等部门来规范。

逼走菜商 农户遭殃

“农产品包装行业如此垄断,直接影响当地北运菜市场发展。”一位东北收购商毫不客气地说,恶势力以粗暴手段干预并垄断市场,徐闻政府放任不管,其结果是逼走了一批批收购商和流通户,直接损害的是徐闻菜农的利益。

“本来徐闻的北运菜得天时地利之便,但现在不少收购商宁愿花更多的路费去海南收菜。”王远东介绍,在徐闻收菜的客商,多数要亏本,因为利润都给了恶势力。“近几年在徐闻的外地收购商比以往少了近三分之一。”据徐闻本地一位流通商介绍,前几年在徐闻的重庆收购商有30多个,现在全部去海南收购了。自从梁某申被打伤后,与他一起来的20多位外地收购商人由于担心被打,一度停止了收购辣椒。

而坚守在徐闻的收购商也有苦难言,“即使亏本有时候也必须在这里收购。”杜明一脸无奈,比如说泡椒,现在只有徐闻市场拥有质量好的产品,海南当然也有,但质量没有徐闻好,“你不收别人就收了,以后市场就没有你的份了。”

然而,所谓羊毛出在羊身上,收购商的减少,自然便压低了徐闻的菜价。王远东介绍,前期海南的青瓜1.2元/斤,徐闻的质量并不差,却只有0.6元/斤,而海南线椒、尖椒、茄子等主要品种价格均比徐闻高出0.2-0.3元/斤不等。

市场的分散带来的影响远不止如此,作为徐闻产量最大的北运蔬菜品种,泡椒市场堪称全国奇闻。一般市场都是按价交易,而徐闻泡椒市场却是有市无价。1月21日,南方农村报记者在南山镇部分收购点问及当日的泡椒价格时,菜农、菜商均称“要过几天卖完货或许才知道。”王远东解释,主要是市场太分散,装一车货有时候需要跑十几个收购点,菜商不敢随便开价,开低了,收不到货,开高了,要亏本,“开不出价,我们收菜也是提心吊胆。”而菜农则抱怨菜商有意压价瞒价,但自己又不得不出货。(王远东,杜明为化名)

本文地址:http://www.880759.com/shishangchaoliu/16302.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